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青玉博园欢迎您的光临!

玉笛吹透幽幽梦,闲听风雨梦里情

 
 
 

日志

 
 
关于我

刘青玉,笔名:玉儿,在职硕士(副研究员),现系世界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协会会员,内蒙古沙柳市作家协会会员,多家刊物特约撰稿人,发表过小说【故乡情】诗词八百多首。现就职于民政部旗下【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担任【全国“爱心护理工程”】项目部主任,深入研究中国养老产业经济发展。担任雷锋之家委员,雷锋志愿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随笔]浅谈诗词创作技巧的“无理而妙”  

2013-03-16 18:48:50|  分类: 我的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随笔]浅谈诗词创作技巧的“无理而妙” - 德章 - hdzhangyj的博客

浅谈诗词创作技巧的“无理而妙”

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四十八回的香菱与黛玉的一段对话:香菱笑道:“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又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黛玉笑道:“这话有了些意思!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 香菱笑道:“ 我看他《塞上》一首,内一联云:‘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象是见了这景的。要说再找两个换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的尽;念在嘴里,倒象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似的。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 合‘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挽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青碧连云。谁知我昨儿晚上看了这两句,倒象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香菱与黛玉的这段对话说的是诗词创作技巧的“无理而妙”。

在文学中,无理和有情,常常成为一对统一的矛盾,是事与理的艺术辨证法,宋代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诗有别趣,非关理也。”说的就是诗讲究的是言外之意,趣外趣,无理而妙。

诗人感情在真挚激动的时候,“正言直述,易于穷尽,而难以感发人意”(方东树语),而以无理来表现,则能“传难言之意,省不急之文,摹难传之状,得意外之情”(黄侃语),使作品意显情足,达到艺术效果上的独特妙处。无理而妙中蕴藏着相当精微的艺术辩证法,为古往今来的艺术大家所臻力以求。

《西厢记》中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唱词:“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用眼泪染红枫林,这无论在生物学还是物理学上都说不通。然而在心里和感情上却是逼真的,极细微而深刻地表达了莺莺缠绵悱侧的离愁别绪。

唐李益《江南曲》:‘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此可以理求乎?然自是妙语。《江南曲》,是一首闺怨诗,写一位商人妇的怨情。商贾朝朝误约,久客不归,思妇怨恨至极。诗以白描手法,传出一位商人妇的口吻和心声。前两句“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用语平淡朴实,没有任何刻画和渲染。而后两句“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则是异想天开,心想如果早知道潮落潮涨皆有候期,就应该嫁给那在水上谋生的青年人。这是突然从平地翻起波澜,曲折而传神地表达了这位少妇的怨情。将潮有信期与人无信约二者联系起来,形成对比,构成了商妇想嫁弄潮儿的审美意象。然而潮有信期与人无信约二者之间并无内在联系。弄潮儿知潮水信期,却未必对人守信,商妇也并非真要嫁给他。这样写闺阁之想,看来是违反了一般的生活规律与思维逻辑,属于“无理”。可是,正是通过看似“无理”的描写,生出了无限曲折,反而更深刻地表达了人的思想感情。诗以潮水有信反衬夫婿无信,把思妇心中那种由怨至恨而又无可奈何的百般滋味,生动、真切地传达了出来,使人获得有“理”的描写所不能产生的奇趣无穷的艺术感受。说它是无理荒唐之语,不如说它是真切、情至之语。

苏轼在评论柳宗元《渔翁》诗时赞叹道:“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熟味此诗有奇趣。”“奇趣”就是一种特别的情趣和魅力。所谓“反常合道”就是以违背常识的意象,表达合情合理的内涵。请欣赏下面《渔翁》的奇趣。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诗以“渔翁”在山青水绿处自遣自歌,独来独往而自况。第一句交待人物地点。第二句,本应是打水生火,是常事。但“汲清湘”而燃楚竹,造语新奇,不说汲“水”燃“薪”,而用“清湘”、“楚竹”借代,诗的意蕴就不一样了,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表现一种特殊的情趣。事实不过是汲湘江之水,以枯竹为薪而已。三、四句按理此时人物该与读者见面,可是反而“不见人”,这也是“反常”。然而随“烟销日出”绿水青山顿现原貌,忽闻撸浆“欸乃一声”,原来人虽不见,却只在山水之中,这又“合道”。这里造语奇特之处在于:“烟销日出”与“山水绿”互为因果,与“不见人”则无干;而“山水绿”与“欸乃一声”更不相干。诗句偏作“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犹为“反常”。但此上句能传达一种惊异感,而下句则更悦耳怡情。作者通过这样的奇趣,写出了一个清寒而神秘的境界,隐隐传达出他那孤高而孤寂的心境。关于末两句苏轼认为“虽不必亦可”,主张删除,这引起后来诗界持续数百年的争议。苏轼说的“反常合道”,其实就是“无理而妙”。

李煜的《清平乐》词: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青草,更行更远还生。

这是怀人之作。作者触景生情,写出自己因离别而引起的眷念、怅惘的情感。对远人的深切怀念,寤寐求之,不免形之于梦,这也是合于情理之中。而作者却出人意外地写“路遥归梦难成”,说是因为路途遥远,难以梦中相见。大家知道,梦是人的思维活动的一种形态,是潜在意识的一种表现。能否成梦,与路的远近全然无关。岑参的《春梦》诗中有所谓“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可见,李煜这句词违反了一般的生活常识。然而诗人就在这无理中表达了极深挚的感情,不仅远人路遥难归,至归梦也作不成。这就把在现实生活中不能相见的抑郁、凄凉、悲怆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虽写得无理,可读来“不觉其虚,弥觉其妙”。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莎士比亚说:“最真的诗就是最假的诗。”

下面再介绍两位当代诗人的佳句,看看组词上的“无理而妙”。
       “月儿肥挂树,影子瘦粘墙”。(李汝伦《秋场即景》)描写“月”一般用圆、缺、盈、亏;描绘“影”,一般用浓淡。而诗人在这里一反常规,而用“肥”与“月”相搭配,用“瘦”与“影”相搭配,可谓道前人所未曾道者。说月亮“肥”是写其圆满。“影粘墙”更是突发奇想,用“粘”不用“映”、“贴”,是言墙上的影像随光线的移动拓宽、拉长、缩小、摇曳,都像胶着在墙面上,不即不离,形
象地抒发了诗人挥之不去形影相吊的孤凄。
  军旅诗人刘庆霖的佳句:
       “手提明月行天下,怀抱诗灯挂夜空。”(《中秋赏月述怀》)“月亮”怎么能“提”呢?说提着月亮行遍天下,把诗灯抱着挂在夜空,都是天外落想,“月亮”不能“提”,诗也不能“抱”和“挂”。实际是在月光下行走,在夜空下吟诗,这就是写出了人人心中有,又人人笔下无的诗意来。
       “提篮慢步林间觅,拾起蘑菇破土声”。(《夏日拾蘑菇》)这样写是化静为动,化无为有,化死为生。蘑菇“破土声‘本来是听不见,看不到的,声音也不能“拾”。这样写就化无声为有声,化无形为有形,移触觉为听觉(通感),形象鲜明地凸现雨后出土蘑菇的鲜嫩,以及采菇人内心的欢乐。
       “春江夜宿待潮生,梦里心堤蒿草青。早起匆匆揉睡眼,推窗抓把鸟鸣声。”(《松花江畔行》之四)“鸟声”是不能“抓”的,作者却用了一个“抓”字,不用“听”而用“抓”使画面更加活泼,诗也更加有情趣。
       “萤火飞针缝夜幕,鸟声穿树作年轮。”(《旅馆夜起》)“萤火”与“针”、“夜幕”,“鸟声”和“树”、“年轮”本无什么内在联系,“萤火”也不能“飞针”,更不能“缝夜幕”;“鸟声”怎么能作“年轮”呢?但作者把这些毫不相干的词出人意外的组合在一起,就产生了奇特的意象,更显得妙趣无穷。

再看我的一首词《行香子·沙滩夜话》

  渔火凝眸,槎渚清幽。碧空上,星斗遨游。簑衣钓艇,浪里沉浮。赏涛声急,橹声慢,鸥声柔。    烟霞沧海,荡洗闲愁。远繁华,粗食无忧。东篱吟菊,北麓听鸠。伴杏花红,梨花白,桂花稠。

“烟霞沧海,荡洗闲愁。” 这句词违反了一般的生活常识。“ 沧海”是水,“烟霞”不是水物,不同性质的词组怎能组合在一起“荡洗闲愁”呢?虽然是无理但也在情理之中。

这些例子说明,诗词的无理而妙的决定因素,并非都是来自语言材料,而是来自语言结构,特别是“反常合道”的语言结构。“无理而妙”的艺术描写,具有蕴籍含蓄的强烈美学效果。诗意含蓄,是因为诗中所抒发的感情不是直接说出来,而是作者依凭想象,联想等心理活动,通过变化了的甚至是被歪曲了的生活事理,在“情”与“理”的矛盾中,“多一曲折”的表现出来,从而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读者可以根据审美意象内在含义的理解和自已的生活经验进行再想象,仔细品味“无理而妙”的百般滋味。
     我们还要注意到,“无理而妙”的手法,常和其他修辞手法,如夸张、拟人、比喻、通感、移情等结合起来使用。在诗歌创作和欣赏过程中,我们要在“无理”之处多挖掘,多玩味,从而去表达和领悟无理之外的无穷真趣。

当然,无理也决不是不着边际的行空天马,无理必须合情。 “ 看似胡说乱说,骨里却尽有分寸”(刘熙载语)。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